投稿

人物

首页  >  人物

教育学院大三学生“组团”出书

作者:孙玉红 王琪媛  编辑:湖大在线  来源:湖大在线   发布时间:2011/09/14

  五名本科大三学生,因一次比赛走在一起,不到半年时间,顺利合作写成《大学生视角下高校教学质量调查研究》一书,并由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他们就是教育学院张玲、屈代洲、刘忠浩、燕幸云、付迪。作为湖大首个本科期间出书团队,他们的出书过程洒满了汗水,却也留下了一路欢笑。
  一开始只是对这个课题感兴趣
  起初我们只是对教育教学这方面的课题感兴趣,并在老师的指导下开始了一些论文方面的研究,并没有想到会出一本书。组长张玲表示,是兴趣的驱使和老师的鼓励使我们将想法付诸于实践。
  去年暑假,当同学们都提着行李,满怀欣喜地回家时,张玲、屈代洲却选择了留校。武汉的夏天炎热难耐,但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他们完成了对《关于提高地方高校课堂教学有效性地探索途径》这个课题的初步研究。那时我们每天都要工作十五六个小时,从早晨九点,直到第二天凌晨三点。张玲说,我们为每一次新的发现,新的尝试兴奋不已,这一次次的兴奋让我们不愿停下手中的工作。
  当论文完成后,他们分析发现,在研究内容上存在很多不足。在《地方高校学生学习行为与对教学满意度相关性分析》这一课题中,我们只探讨了学生学习行为、学生对教学的满意度,却没有将专业背景融入其中,研究的内容太狭窄。张玲介绍说。
  面对不足,五人没有置之不理,而是将研究课题的内容进一步完整。研究过程中,他们发现搜集的资料太过单一,不足以全面反映大学生的特点。于是他们又重新做调查,进一步分析对比不同学科、不同性别、不同年级学生的学习行为,使理论分析更具科学性。
  在逐步完善研究课题的过程中,五人萌生了出书的想法。但专业知识的有限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困扰,为了能使自己的研究更全面,结论更精确,他们付出了很多努力。为了更准确地分析数据资料,五人从图书馆里借了很多有关数据分析的书,详细研究各个章节要用的数据分析方法。当时我们只学了统计学,还没有学习真正的数据分析,于是我们就借了很多书自己研究,自己找方法。屈代洲说。
  真正做起来才发现困难重重
  正所谓看花容易绣花难,虽然各方面资料都已搜集好,但要真正把这些资料整理成书,他们仍要克服很多困难。
  经过一个寒假的奋战,开学后大家把自己负责的内容拿到一起进行核对,本以为一切都顺利完成的付迪在与他人核对后,发现自己负责的内容应该整合进拔尖创新人才这一课题中,于是,之前辛苦编写的一万五千字就只能遗憾舍弃。
  因为大家采用的是分工合作的方式,不同的人负责不同章节的写作,同一份材料很容易被重复使用,碰到这个问题时,他们就要一起讨论这个材料用在哪个章节更合适。在实际操作时,我们会发现很多细节上的问题,比如做饼状图时,各部分百分比相加不等于百分之百,小数点后保留位数不统一等,这些都得靠我们一个个解决。燕幸云说。
  不出书,不知出书者的苦,本以为写一本书很容易的五个人,在亲身经历后感叹道。在写第六章教风学风建设阶段性效果评价一节时,五人发现,第一阶段调查和第二阶段调查数据样本相差过大,得出的结论不能推广到全校。当我们发现时,这一节已基本写完,重新分析也就意味着这节要全部重做。付迪说。为了让结论更科学,他们五人以楚才学院为例重新分析数据,完成这一章。虽然结果相差不大,但我们要对读者负责,再小的细节我们都要认真对待。付迪说。
  书中还涉及到大量的数据统计与分析,整合到一起时发现很多数据分析标准不统一,不够严谨,于是他们又开始了整体的修改。在校对过程中,每发现一个问题,就要花一到两天解决,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希望每次校对能发现更多的问题,因为这意味着可以少翻一次书。刘忠浩说。
  就在大家都以为大功告成,终于完成了编写时,指导老师沈华突然打来了电话:出版社那边表示书的一些细节还存在问题,要重新修改一下。简短的一句话将刚准备迎接黎明的他们再次拉入昏暗。在沈老师的帮助下,他们找到了一处安静的地方,从早晨八点到第二天清晨七点,进行了长达二十三小时的修改。
  书出版后觉得所有的付出都很值得
  你看,这厚厚的一叠就是他们校对后留下的废稿。 当记者走进指导老师沈华的办公室时,沈老师指着桌上一叠厚度约为四十厘米的书稿对记者说,这还不是全部,有一部分在他们自己手里。沈老师补充道。
  开始时大家都充满激情,觉得这是一次对未知世界的探索,但后来,在一次又一次的修改中,支持大家的不仅仅是激情,还有耐心,以及彼此之间的鼓励。张玲说。
  张玲的父母在家做生意,寒假在家时,除了帮忙看店,张玲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写书上。过年头三天出去走亲戚,其它时间基本都是窝在房间里。张玲提前和父母约定,有客人来访就在一楼接待,以免自己在三楼房间写书时思路被打断。张玲还告诉记者,自从团队决定出书后,所有的同学聚会自己都没参加,每次收到老同学的短信时,都说没时间去参加聚会,让他们自己玩好,其实心里特别想去。
  回校后,当其他同学还没从过年的氛围中调整过来时,五人就已经每天穿梭于宿舍、教室、工作室三点一线,继续为他们的出书梦奋斗着。每天六点钟起床,赶做专业课作业,上完课马上就去工作室,一直待到晚上十点学院关门,安保人员催我们走。
  付迪和张玲是住同一个宿舍的好姐妹,在写书之前,她们基本每两个月都会逛一两次街,自从去年暑假开始写书以来,她们再也没去逛过街。看到其他组员都在忙,自己也不好意思奢侈地花几个小时去逛街。张玲笑着说,因为换季期间没新衣服穿,有时候早上起床就为今天该穿什么衣服纠结。
  屈代洲和燕幸云一直都有午睡的习惯,写书这几个月,他们基本上没时间午睡,只能在中午让其他同学帮忙带饭,自己趴在桌子上眯一会。为了写这本书,大家都付出了很多,刘忠浩甚至连女朋友约见面都会推迟。张玲开玩笑说。
  终于解放啦!当记者问屈代洲目前的感受时他表示。为了出这本书,我们付出了很多,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很值得。屈代洲笑着说,我们前前后后一共校对了十几轮,印了很多复件,最后都和打印店老板混熟了。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版权所有©湖北大学 2016 湖北大学党委宣传部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368号
邮政编码:430062  鄂ICP备05003305    图标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04号

 


  • 微信

  •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