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论坛

首页  >  论坛

校园开放的边界在哪里?

作者:刘曦  编辑:新闻网编辑  来源:校报   发布时间:2016/11/23

近日,上海理工大学贴出告示,规定原先免费对外开放的田径场要开始对外收费了。收费采用的是充值卡模式,每张卡收费110元,进入操场10分钟以上,就要按照每小时15元的标准收费。此项举措引起很多家住附近的锻炼者的不满。

不满者的情绪很容易理解,本来免费的运动场所突然开始收费,任谁也难以接受。可是学校也有不得已的苦衷。体育场馆的建设、维护都需要经费,虽然学校并不是商业机构,不能单纯以利益作为衡量标准,但学校的经费支出也严格受到限制,并不能无限制地提供公共服务。当社会需求和学校教学产生矛盾时,我们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提了好多年的开门办大学,边界到底在哪里?

其实这样的争论并非今天才有。2013年,北京大学餐饮中心就曾作出规定,限购馒头、花卷等主食,引发各方争论。今年7月,武汉接连遭遇暴雨侵袭致部分道路交通中断,有私家车车主借道高校校园,但高校却依然收取费用。随后,湖北省物价局介入,紧急叫停收费并通报批评相关学校的做法。不难看出,随着社会的进步、发展与融合,高校再也不能像过去那样身处象牙塔独善其身。遍布城市的学校已经,也应当成为一个有担当的社会公民,扮演自己的社会角色。

笔者认为,校园开放首先要坚持以学生为本的原则。翻开任何一所大学的章程,培养高素质人才都被放在了首要位置,这也是大学教育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高校的设立是为了学生,高校的教学资源也理所应当优先学生使用。当体育课的操场上挤满了锻炼的人群,当图书馆里人满为患,当静谧的校园车水马龙,这无疑违背了高等教育的初衷,也损害了学生和教师的切身利益。从另一方面讲,高校之所以能以低于市场的价格提供服务,源于政府和自身投入,有些项目显然是“亏本买卖”,不能简单地纳入市场交易和公共领域。因此某些服务只向在校师生提供,而不可能全部面向公众,是具有正当性和现实性的。

厘清校园开放的边界,还必须明确法律授权。许多高校为了加强管理,对学校资源的社会化使用采用收费的方式来进行管控,例如对体育场馆、停车位和著名景点收费。收费一直是疗效好见效快的社会管理手段,但不能忽视的是,收费必须取得相关部门的批准而不能随心所欲。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曾就进一步规范高校教育收费发出通知,明确指出高校向校外人员和单位提供服务的,可收取相应的服务性费用,但须经省级人民政府批准。毫无疑问,学校若想通过收费来管控,必须取得合法的收费资质,同时对收费款项的使用也应透明公开,这也是依法办学的必然要求。

校园开放的边界,在学生为本、遵循法规的前提下,还应体现公益性。据教育部2016年全国高等学校名单显示,目前我国高等学校中公办高校占比达74%。从数据上看,大多数高校都是由政府出资建立,也每年接受政府的资金投入。如同国企必须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一样,接受政府出资的高校也应当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从现实来看,许多高校占据了城市的中心区域,它们为城市建设作出贡献,也享受到城市发展带来的福祉。因此,于情于理高校办学都应体现出公益性。事实上,国外许多知名大学就以开放著称,英国剑桥大学位于英格兰的剑桥镇,大学本身没有一个指定的校园,学院往往不设围墙,也不挂校牌,只是靠一组组掩映在绿树丛中的建筑群来区分。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不仅“每周七天对外开放”,还设立了专门的“访客服务处”为参观者提供游览便利。

诚然,中外国情有别,所谓的开放也不是毫无保留。高校资源有限,扩大开放边界的关键在于加大投入,使高校具备更多开放条件,不然空谈开放只能是强人所难。高校承担着“社会化”和“化社会”的责任,有义务聚集社会资源,将一个城市、一个国家的学识、修养、价值观向外传播,这也是大学精神的应有之义。

大学之大,容得下莘莘学子,也容得下芸芸众生。把握好校园开放的边界,每个人都会是大学教育的受益者。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最新导读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版权所有©湖北大学 2016 湖北大学党委宣传部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368号
邮政编码:430062  鄂ICP备05003305    图标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04号

 


  • 微信

  •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