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文学

首页  >  文学

奇谈

作者:张文杰  编辑:陈杰  来源: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7/12/18

2017年,12月1日。天真冷。

来这学校才两个月,总觉得环境有些陌生。迄今还走不熟从二期到生科院的路,也不知道后街什么时候打烊,只知道宿舍11点以后就门禁了,要是这之后再去刷卡就会被许书记要求写情况说明。

周围的同学都是些生面孔,尽管我不认识他们,但总有人路过我身边会很有礼貌地叫我学长或是班长。不明所以,我也只好尴尬地回之以笑。

生科院,这是我所在的学院,一个分割着社会和校园的地方。

从初中开始我就喜欢生物课,我很喜欢听生物统计学的课,课很枯燥,但班上的学习氛围总能令我沉迷于屏幕上的PPT中。这是这两个月来我最乐意去听的课了,我认为自己的学习成绩应该会很好吧。

我很喜欢足球,周末经常跑去参加院队训练,但好像大家都认识我一样,喜欢传球给我,还开玩笑叫我杰队。

然而我踢得也不好,所以很没有自信。

尽管这样,像郑鹏凌,彭琪林这样的老队员很信任我,仿彿我就是队内的核心一样。于是近两个月我拼命训练,好对得起大家的信赖,出院比赛,要不丢咱生科的脸才行。

2015年11月。

仿彿做了场梦,但这是真的,我回到了两年以前。

我惊讶地看着周边的面孔,还有摆在自己面前的课本,真不敢相信自己的所见所闻。

“你们班班长是谁,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啊?”我一愣,但顿时冷静了下来。“老师,我刚才没听清楚问题,能否再重复一下。”

“好吧,听清楚……”

我对答如流。因为这是大一期末考试的题。

“很好,看来你有做预习。”

“厉害啊兄弟,刚刚明明在睡觉啊。”我旁边隔壁班的同学崇拜地看着我,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总不能说我来自未来吧?

总之,先这么过着吧。

总有些人,注定不是过客。

回来有两个月了,天气渐渐变冷,中午也逐渐不想起床。打开手机,却发现下午要去做实验。

这种感觉,真是从大一伴随到大三。

“喂,起床做实验了!”

“不想去……”

“+1。”

“+2。”

“不去的以后有事要帮忙别来找我。”

……寝室关系总是大家嘴里的热门话题,但我们这个226仿佛是我见过关系最好的寝室了。只不过到了后来,转专业的转专业,分班的分班,再也没有过寝室四个人横行在湖大马路上的身影了。

渐渐的,我们争吵多了,抱怨多了……但这都是后来的事了。

我抬头看着二期的天空。

下雨了。

爱情总是来得猝不及防……这时候我们做实验去的还是生科院。

撑伞走过太阳广场,眼前这片四季常绿的草坪,很漂亮。可是这里马上要变成大棚了。

虽然大棚也是生科院的一道风景,但总觉得少了份生机,这或许是踢足球的都喜欢绿茵草坪的原因吧。

“哇,这不会是转基因草吧,冬天还是绿的。”身旁的一位同学惊讶地说。

“这是黑麦草啊。”我扭头笑着和她说。

“是吗……咦?你是生科B班的吧,我叫冉……”

“我知道。”我打断她的话,看着她瞪大的双眼,脸上的笑容更浓郁了。

可能是我笑得太瘆人了吧,她喊了声“怪胎”就溜掉了。

我也没有追上去,两年后她可比现在成熟多了。

只是,我们现在并不认识。

寒风吹来阳光,幸得艰辛引路甜蜜不至太寡。

走在从生科院回二期的路上,寒风凛冽,我不禁缩了缩脖子,打了个寒战。刚做完植物生物学的实验,所以身上还穿着实验服,这实验服挡风效果堪称一流,物超所值。说来也巧,当初我没意识到实验服的作用,就把它一直放在柜子里,那时候年轻嫌丑,结果弄脏了几件外套,这事儿回想起来还十分有趣。这时候我看到了几个老熟人的面孔。

“嘿,周子睿,杨睿妮!”

“呀,张文杰!排球赛的奖品弄了吗?”

“烦死了,我还要写英语作业呢,但今天晚上又要搞一院一品的报名表,真是醉了,我都想退部了。”

“天天中午忙死了,我都快挂科了!”

哈哈,我知道周子睿的抱怨是半开玩笑,他是绝对不会退部的,他很爱这个部门,比我们任何人都爱。杨睿妮也没有挂科,但过得也没有表面上那么快乐。我还知道———后来我们会争吵,会压抑,会背地里向朋友抱怨,但每次都会和好。

后来我们院成为体育强院,各种体育比赛碾压其他院,不断刷新以前的记录,甚至田径运动会男、女团体成绩竟然都拿了第一。

后来的我们会经常嬉戏怒骂,在傍晚的二号场,杨睿妮丢球,周子睿垫高,我头球攻门。欢快的笑声里,却夹杂着些许苦涩。那是我们各自的决定。

后来大三的时候我和杨睿妮要走,只留下周子睿孤零零在学生会。

“你在傻笑什么呢?”

“回忆。”

湖大,说大不大,但很多人离开身边以后,仿彿再也没见到过。

之后的地方文化秀和心理剧演绎大赛,还有毕晚,不管多苦多累我肯定还会参加的。因为,那是39人的15级生科B班最后一起表演的机会了,多少舍不得的人会转专业,班级三年两变,这个班以后再也凑不齐了。

想到这里,我打开手机,在班群里发了一个红包,然后自己抢了。接着录了一段话:“明天天冷,大家记得加好衣服,穿好秋衣裤,尊重一下武汉的冬天。同时希望大家珍惜当下,不忘初心。”

“哇,班长你这太狡猾了,自己发的自己抢。”

“谢谢班长关心啦!”

“珍惜当下……”

“班长你这是又失恋了不?”

“我再强调一下:明天的植物生物学课不上,下周五补。”

班群热闹了起来,组织委员开始组织新的活动,尽管我们刚刚秋游完不久。

看着班群爆炸的信息图片,我鼻子有点酸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冷风冻的。

我们终将潦草离散。

我摁熄手机屏幕,这部手机下个月的今天会被偷走。

15生科B班,岁月是否也把你偷走了?

Walk on,walk on,with hope in your heart,and you never walk alone.

回到寝室,郑老板来找我看球。

“晚上有皇马的比赛,你看不?”

“不看,等下我要看利物浦的。”

刚刚结束的新生杯,尽管我是来自两年后,在球队宛如外挂,但还是不敌极其影响游戏体验的国教,又输给了拥有一群我的未来队友的计信,止步八强。

“我感觉你场上踢球好老道啊,蛮会利用身体的。”

“……是吗?”

我心里暗笑,那是因为你不知道两年后谁才是真正的老油条。

“对了,明年三月还有一个校园杯的比赛,到时候我可能参加不了,所以这段时间我们要加紧训练啊!”我一本正经地跟他说。

“你哪里来的消息?”显然他很纳闷。

“这是个秘密,但是千真万确。过一个月红头文件就发下来了,怎么样,干一票?”

“那肯定的啊!为了生科。”

“对,为了生科!”

后来两年,15级的队友们退的退,参军的参军,到大三后自诩的黄金一代只剩下凑不齐一支队的人数。我看了看身边脏兮兮的足球,闭眼叹息。生科几年没有进过一次园丁杯甚至新生杯的四强,最好的成绩是明年10月的五人制足球赛第七名。有人开玩笑,说我们是湖大中国队。

“干脆就明天练吧,正好有时间。”彭琪林在一旁说道。

“张文杰?想什么呢?”

“我在想,其实我们院踢球的老师大有人在,吴书记还有教我们植生的黄老师,他们都会踢的。以后我们还会碰到很多厉害的老师。”

“你今天是中了邪吧,神神秘秘的。”

“其实,我来自未来。”

“扯你的犊子吧!”

“来来来,为了生科,为了冠军,干杯!”郑老板不知道从哪里弄出来三罐啤酒,呲啦一下拉开拉环。

“为了冠军,为了我们的初心。”

“为了生科!”

我们都笑了。

是啊,怎么能忘记自己的梦想。

我身边的足球,上面可是用血和汗染黑的。

生科足球队,你永远不会独行!

如今,我回到了自己的时代,面前是生科院门口大棚的温暖灯光。

作为一个生科人,我有自己的生科情结,也不知道刚回去念大一的自己是有是无,或者也会有。也许,我们都不会言表,但那是真的,它就摆在那里。

弱冠之年,也到了快毕业的时候。

是时候说一句祝福的话了。

愿生科人都有各自美好的前景,生科院越来越辉煌。

愿多年以后当我们再提起生科的名字时,它是令人羡慕令人难忘的。

(作者系2015级生物科学专业学生)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版权所有©湖北大学 2016 湖北大学党委宣传部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368号
邮政编码:430062  鄂ICP备05003305    图标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04号

 


  • 微信

  •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