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文学

首页  >  文学

把酒寻侠 小李飞刀——记《多情剑客无情剑》

作者:蒲威  编辑:陈杰  来源: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8/01/16

“小李飞刀”四个字,我想早就是烙印在许多中国人脑中的一个武侠符号了,就像 《天龙八部》《神雕侠侣》《笑傲江湖》等等一样。我对于武侠小说也确实看了一段时间,早就有写点评论的想法,而《多情剑客无情剑》算是终于刺激我付诸笔端了。

武侠小说本是中国的一种旧式通俗文学样式,诸如俞曲园的《七侠五义》,张杰鑫的《三侠剑》,平江不肖生的《江湖奇侠传》,还珠楼主的《蜀山剑侠传》等,都曾轰动一时。但这种带有浓厚旧式文学痕迹的小说,随着时代一过,便陷入了沉寂。

直到上个世纪五十年代,金庸先生出来“复兴”了武侠小说,才开创了新派武侠的蓬勃局面,带动了一批作家投身武侠创作热潮。其中我们熟悉的作家,当以“金古梁,温倪黄”为代表。

古龙,便是这些人中我最欣赏的一位。

古龙的小说,我喜欢的不少。《多情剑客无情剑》是《小李飞刀》系列的第一部,也是在我看来古龙作品中艺术成就最高的一部。简言之,李寻欢是个神奇的人,他的飞刀是件神奇的兵刃,这是本神奇的书。

这本书类似于《陆小凤传奇》和《楚留香传奇》,有推理探案的成分。李寻欢本在关外隐居了十年,为追查“梅花盗”的案子而入关,最终水落石出,瓦解了金钱帮,击败上官金虹,与孙小红结为夫妻并隐居。整个故事来龙去脉很清楚,应该是古龙作品中情节完整性很强的一部,更重要的是其中的炎凉世态,像是一部警世通言。

李寻欢虽名为寻欢,实际多愁。他的前半生有太多不可言说的苦楚,心里满是解不开的结,数不尽的愁。但他却不是一个整天把愁挂在嘴边的人,相反,他是极可爱的。其实他的形象,还是多少受了王度庐《宝剑金钗》中李慕白的影响。古龙小说中刻画的多是游侠,这就意味着他们既是英雄豪杰,也是浪子飘萍。他们无亲无故,尽管他们可以遇到无数红颜知己,尽管他们可以游遍苏扬馀杭、大漠边陲,可最终还是只身一人。江湖人本就是没有根的。李寻欢就是这样的浪子,性如清风,命如流星。他已经年过四十,不再年轻,而成熟正是岁月给他的赠礼。正直,仗义,幽默,睿智,这些品质他全都有,他是令人敬佩的。然而他痛苦起来,也令人无比怜惜。

李寻欢好喝酒,当然,古龙笔下人物没有不好酒的,古龙本人也是嗜酒如命。武侠与酒,本就不可分割。楚留香没有嗅觉,闻不到酒香,却无酒不欢,还喜欢与人拼酒;陆小凤饮酒时喜欢拿筷子敲击酒杯,情至之时,放声高歌一曲《将进酒》或《凉州词》;而李寻欢常常借酒浇愁,他的身体已很不健康(依现代医学来说有肺结核),总是一边喝一边剧烈地咳嗽,但他仍旧离不开酒,靠喝酒来麻痹痛苦。他已经到了纵酒、酗酒的地步。我每每读到他又咳又饮之处都很揪心,常常想一把夺过他的酒杯一饮而尽。

我也畅想过与他们同桌饮酒。地点不用讲究,不必在浔阳楼,不必在奎元馆,就在一处山村茅店;菜肴也不用讲究,不求鸡鲍排翅,不求西湖醋鱼,只要几样清炒,几碟冷盘足矣;不过酒是必须要上等的,杏花村的竹叶青,绍兴的陈年花雕、女儿红,金华酒,茉莉花酒,青豆酒,泸州大曲,运气好的话,有葡萄酒混马乳也是极佳的。要划拳便划拳,要行酒令便行酒令,也不酩酊大醉,最好酒至微醺,再就着月光睡一夜。当然,这些不过臆想而已。

再者,他的武功又是一绝。即便拿到整个武侠小说的疆域里来比,小李飞刀也是出奇的。“小李飞刀,例不虚发”,应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在百晓生所编《兵器谱》中,小李飞刀排行第三。有趣的是,古龙说:“我从未描写过这种刀的形状和长短,也从未描写过它是如何出手、如何练成的。”一切都留给读者去想象。他的飞刀只是个象征,象征着正义和光明的力量。有这样的武功存在,是为了阐明邪恶必将毙于正义刀下的道理。古龙先生实在是个充满正能量的人。如果读者总纠结于“灵犀一指能否夹住小李飞刀?”“司空摘星和楚留香谁的轻功更好,盗术更精?”这些问题就流于无益了,孰强孰弱并不是武侠真正要讨论的。

古龙深知,武侠小说经过多年的演绎,情节的诡奇变化已经不再能够吊读者胃口了,“人性的冲突才是永远有吸引力的”。所以,李寻欢为了兄弟情义放弃了爱情出关,回关后又总是不敢见林诗音,谁不惋惜?龙啸云背信弃义,对李寻欢放冷箭,谁不愤怒?阿飞被林仙儿骗得失魂落魄,“人人都能上,唯独阿飞不能上”,谁不是恨透了她的蛇蝎歹毒?荆无命对上官金虹的服从与背逆,谁不感慨?这样波折又纠缠的故事,越读越想知道后文,因为读者渴望了解书中的那些男男女女,关心他们的命运。我只记得我看这本书的时候,体温都在变化,想笑想哭想骂,情感波动得厉害,可见这故事多么深入人心。

古龙自己说,他想写的是“伟大的人,可爱的人,绝不是那些不近人情的神”。所以,即便是冷酷如西门吹雪者,也有“剑神一笑”,也会有情。所谓侠骨柔肠,快意恩仇,古龙的书中是不缺了。我最羡慕他笔下的友情。西门吹雪与叶孤城决战之前,请陆小凤陪他到紫禁城去,因为他们是朋友。阿飞要救林仙儿时,也是请李寻欢陪他前往,同样因为他们是朋友。那些尽管在爱情上破碎了的心,又在友情里缝合了。他们有血有肉,是活生生的人;他们宁可自己流血,也不愿别人为他们流泪;他们的心里只有爱,找不出仇恨。所以我不仅是崇拜他们的武功,更多的是崇拜他们的情操和气节。

我的印象中,整本《多情剑客无情剑》的故事仿佛都在风雪中发生、结束。李寻欢与铁传甲从风雪中驾车入关,阿飞在风雪中独行,那些打斗、对话,那些身影、尸骨,仿佛都在纷纷扬扬的雪花中活了又逝去。这正合了我的审美,让我找到了初读“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的感觉。

或许真是不知肉味了。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古龙这句话道尽了江湖人生中英雄的无力,由此也造就了中国人的武侠印象。古龙书中那一种孤独的美感、侠客的浪迹,会被人们记住。《多情剑客无情剑》应当被更多人认识,无论谁都可以从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小李飞刀。

(作者系2016级新闻传播专业学生)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最新导读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版权所有©湖北大学 2016 湖北大学党委宣传部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368号
邮政编码:430062  鄂ICP备05003305    图标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04号

 


  • 微信

  •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