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文学

首页  >  文学

那一段荡气回肠的爱情——————读《史记·项羽本纪》写与项羽

作者:宁淼  编辑:徐婧雯  来源: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8/03/14

金戈铁马,英雄逐鹿,历史的长河里似乎是没有女子的身影,即便是有,也不过是留下几多叹息,几分后世文人笔下的艳色。可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在楚汉之争的烈烈寒风中,荡不尽剜心刮骨之痛。《项羽本纪》中,写给虞姬的话,只有短短三句,霸王别姬的故事却是传唱千年:“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虞兮?虞兮!奈何?奈何!

“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若世人读太史公书,皆是专于看到项籍的“自矜功伐”“不觉寤而不自责”、谬引“天亡我,非用兵之罪也”,我却愿意看到一个豪气干云、光明正大、铁骨柔情的伟男子。的确,项羽有他的自大孤傲,刚愎自用,独断专行,可若他只有这些缺点,想必易安居士也不会说“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项籍其人,可以说是这史书上唯一不能以成败而论的帝王,即便是乌江自刎分尸五体,他依旧是无数人心中义薄云天,力拔泰山的西楚霸王!

乌江一别,他是她的千年一叹难遇,她是他的万丈红尘已殒。霸王啊霸王,虞姬怎愿离开你,可“霸王别姬”就成了这段尘封的历史留下的最后释名。《霸王别姬》的曲目咿咿呀呀传唱了千年,在亘古历史的袅袅炊烟中,我们知道了项羽和虞姬的生死绝恋。可流传千秋,最终我们得以窥见的,仿佛只剩下落败君主与宠姬美人之间的一二艳史、二三爱情。这不是爱情,或者说,这不是项王与虞姬的爱情。他们的爱情,是因为有了他,乱世霸王,有着王的气概与男人的柔肠;是因为有了她,倾世红颜,有着最美丽的名字与最忠贞的爱恋。他们的爱情,留给了生死,留下了荡气回肠。

在1993年的影片《霸王别姬》中,那个不疯魔不成活的温润男子是虞姬,可他在那一世却没有找到自己真正的霸王。段小楼终究是平凡男子,京戏于他,只是谋生的技艺。他做不到蝶衣那样为戏而痴,执着若狂。他只是红氍毹上、俗世名利中的伪霸王。后来在文革时期,小楼在逼迫下屈服,为求自保当众揭发蝶衣。我想,真正的霸王必不会如此,霸王是个顶天立地的伟男子,他是懂虞姬的。他会永远护着虞姬,即便是“虞兮虞兮奈若何”,他也愿意听从虞姬,将她带上战场,生死相依。霸王永远是虞姬的霸王,无论是力拔山兮气盖世,还是军壁垓下四面楚歌,即便泣数行下,就算败局已定,霸王的拥抱永远是最安全的国度,护着她可人如玉,水静莲香。虞姬永远是霸王的虞姬,若为虞姬,则必爱霸王,唯有站在那个杀伐决断横扫千军的王的身侧,勇气盈胸,红颜亦逐浪,才能成为真正的虞姬。

因此,即便我爱他成痴,也终究不能再遇上他。我们平凡生活里,亦没有征战、杀伐、嗜血的生死恋,和着血和泪的爱情并不属于所有豆蔻年华的情种,唯有单纯的小美好。或许我们现在能遇上的最好的爱情,就是在青春年少时,不够从容,不够温柔,却带着一股执拗细腻的相互取暖,荒唐却又再认真不过,那么笨拙地相互喜欢着。

那双世间罕见的重瞳子,那么坚毅柔情地看着我,即便有时候,他也会孩子气地说出“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即便有时候他悍强到“诸侯将入辕门,无不膝行而前,莫敢仰视。”即便有时候他情长到“吾骑此马五岁,所当无敌,尝一日行千里,不忍杀之,以赐公。”那么有血有肉的男子啊,我不需要闭上眼睛,就能描摹出他的轮廓,可他终究是不在了。

那双含情的重瞳子,慢慢垂下目光,消散在了历史的风里。只留下他的生死绝恋,他的荡气回肠。

(作者系2016级汉语言文学专业学生)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最新导读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版权所有©湖北大学 2016 湖北大学党委宣传部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368号
邮政编码:430062  鄂ICP备05003305    图标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04号

 


  • 微信

  •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