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文学

首页  >  文学

莫以“脏衣寄回家”轻易质疑大学生

作者:冯蕾  编辑:王欣  来源: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4/12/12

  本网讯(记者团 冯蕾)3月9日晚,在全国两会新闻中心举行的网络访谈中,国家邮政局市场监管司副司长刘良一爆料:由于快递业务的便捷,眼下高校学生把积攒的脏衣服寄回家洗,再通过快递寄回来,成了邮政的一种新业务。
     网络上,大学生寄脏衣服回家的新闻报道比比皆是,总有人借此质疑大学生的自理能力。刘良一爆料的邮局新业务,再次将这一事件推向了风口浪尖。这样的说法看起来似乎是事实,但还是令人多有疑虑。
     我们不妨来算一笔账,看看脏衣寄回家的成本。
     先看经济成本,以同省快递为例,1千克以内的物品多为10元左右,跨省快递收费更高,而随便几件衣服一打包都会达到好几千克。再谈时间成本,将脏衣服快递回家,衣服清洗再寄回学校,最快的同城快递也需要两三天时间。要是学校离家远或是碰上快递高峰期或不利天气,等到衣服寄回学校,说不定已经换季。最后看看身边资源,高校基础设施越来越完善,眼下的高校宿舍大多配有洗衣机,附近也多有洗衣房,3—5元钱便可机洗一桶衣服。哪怕是送到干洗店清洗,每件也不过20元左右,大约三天就可领回干净衣服。不管哪种方式,都比把衣服寄回家更经济实惠更方便快捷。
     由此看来,将脏衣服快递回家清洗的方法显然不划算也不明智,受过多年教育的大学生们又怎会没有这些利弊分析的基本能力?
     当然,成长环境和生活背景不同,不排除有少数同学将脏衣寄回家清洗的可能,但也不足以普遍到发展成为邮政新业务。我们不能把个别学生的行为无限放大,质疑整个大学生群体的自理能力。
     《重庆时报》近日采访了重庆市内十所高校的100名大学生,涵盖从大一到大四的各个专业,超过70%家在外地,男生稍多于女生。他们都明确地表示:从来没有将脏衣服寄回家洗,也没有听说身边有这样的同学。在微博话题榜上关于大学生寄脏衣的讨论中,绝大多数大学生也表示自己和身边的人从未快递脏衣服回家。如此看来,邮寄衣服的业务并不乐观,刘良一的爆料也难以让人信服。
     若是仅凭少数大学生脏衣寄回家的行为就上纲上线,让中国两千多万大学生莫名躺枪,给大学生们贴上生活自理能力太差的标签,只怕是对大学生太不理解,也是对当代大学生基本能力的怀疑和不信任。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版权所有©湖北大学 2016 湖北大学党委宣传部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368号
邮政编码:430062  鄂ICP备05003305    图标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04号

 


  • 微信

  •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