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文学

首页  >  文学

夜行列车

作者:张皓妍  编辑:徐婧雯  来源: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8/05/30

当窗外的景色正匆匆地向身后滑去,而时间却近乎静止那般缓慢移动着的时候,你会选择做什么,或是正在想什么?

23:59。我终于挤到了属于我的靠窗的位置,火车也恰巧在这时发动,从一个城市赶向另一个城市。

第一次要在火车上坐着度过一整个晚上,我竟毫无睡意,甚至有些期待。

正对面坐着的是个挂着耳机的姑娘,我从车窗玻璃里悄悄打量她,就像同在夜间乘坐火车的岛村欣赏叶子姑娘那样。岛村在车窗玻璃上看到的美的脸庞总让我在旅途中产生遐想,他觉得“她的眼睛同灯火重叠的那一瞬间,就像在夕阳的余晖里飞舞的妖艳而美丽的夜火虫”,我觉得她的眼睛……好吧,对面的姑娘闭着眼,紧锁着眉头,似乎正为新上来的旅客把车厢弄得嘈杂无比而感到厌烦。列车还没有驶出站台,车窗上本就蒙着一层水雾,站台上的强光也蒙住车窗,使玻璃上姑娘的脸更加模糊了。可是车厢里冗杂攒动着的人头,行李架上材质各异的行李,以及令人烦躁的争吵声和闷热感却一刻更比一刻清晰。在这种完全不能入睡的环境里,我也不自觉的闭上了双眼,锁起了眉头,甚至突然有了困意。

总觉得有人在有规律地踢我。我旁边坐着的是个并不算老的男人,抱着一个五六岁大的小姑娘,小姑娘穿着亮红色的大棉袄,靠在男人的胸脯上睡得正香,小脸儿热得通红。就是她垂在我身旁的脚随着车厢的晃动一下一下地蹬着我的裤子。我试图把腿往里挪一挪,可是到处都横着行李箱,我是丝毫也挪动不得了。只好象征性地拍了拍黑裤子上的灰尘来表达我的不满。男人注意到了我的动作,一只手扶着小姑娘,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地去拔小姑娘的鞋子,小姑娘在睡梦中难受地扭动了几下,并发出抗拒的哼唧声,男人停下了动作,轻轻拍着那个被大棉袄包裹的肩膀,满脸疲惫又尴尬地朝我笑着,我也笑着说:“没关系。”

夜行列车的窗外并不像书里写的那样有什么动人的灯火。我只能在黑漆漆的夜色里偶尔看到几盏不知亮在何处的灯,偶尔路过铁道旁的私人小旅社,那大红色的招牌还会把我的眼睛闪得生疼。困意越来越浓,可是车厢里依然没有要静下来的意思,燥热的气温也没有降低丝毫。我随意地从包里掏出一本书翻开,想学一学《293号车厢C舱》中那个近乎理想的女性:她读着她手中的书,时而打量车舱内的布景,时而观看车窗外的风景。我与她有着相同的动作,只是她的思绪是梦幻般的。而我的精神却游荡在崩溃的边缘———对面桌的四个女人,有三个正东倒西歪地睡着,剩下一个竟然吃起了泡面,老坛酸菜味儿和某人睡熟的鼾声又在闷热的车厢里充斥了起来。

02:49。对面的姑娘划拉着手机,依旧紧锁着眉头;旁边的小姑娘醒了:“爸爸,渴。爸爸我渴。”小姑娘的声音跟隔壁的鼾声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男人还是做出手势示意她小声点。男人从桌上拿起他的空水杯,轻轻地站了起来,甩了甩他那可能是发了麻的胳膊,准备去车厢的尽头打水,还没迈开步子,又想起来什么似的转过身来。

“姑娘你打水吗?”他在问我。

我愣了一下,摇了摇头,指了指还有小半瓶水的杯子。

“通宵时候喝点热水,暖暖比较好。”他说。

我确实也感到口渴,就把杯子递给他,并道了声谢。

他又看向我对面的姑娘:“妹子你呢,喝水吗?”

“我喝我喝我喝!”对面的姑娘还没开口,姑娘旁边的小伙子猛地抬起头“抢答”,我们几个连带刚睡醒的小姑娘都轻声笑了起来,一开始我还真没注意过这个安静的小伙子。

“吵醒你了,不好意思啊。”大叔说。“没没没,这么热的车里我可睡不着。”小伙子说着还不忘一脸俏皮地递上杯子。

大叔很久才回来。我看到他抱着四个水杯艰难地在被行李箱堵得不太容易下脚的过道上挪动,一来一回竟没有发出什么大的动静。

我们喝了热水,心里的火降了不少温。对面的姑娘和小伙子开始小声聊起了各自的家乡和即将到达的城市,旁边的小姑娘坐在男人腿上一脸满足地喝着热水。我用纸巾擦了擦车窗玻璃,不知道列车开到了哪里,外面的景色“繁华”了不少,我看到远处有两排路灯亮着金灿灿的光,映亮了宽宽的马路和偶尔驶过的车辆……我好像睡着了。

“看,大河!”小姑娘的声音传进耳朵,我在迷迷糊糊中睁眼看向窗外,河岸的灯火洒上河面,点亮了波光粼粼的树的倒影;泼向车窗,洗净了车厢内原本映在玻璃上的杂乱,我从窗玻璃的映像上看到姑娘靠在小伙子的肩头睡着了,嘴角还带着宁静美好的笑容,真有点美丽呢,我想。

我突然有了翻开书看几页的心情。

04:29。“武昌武昌,到武昌下的醒醒啊……”凌晨的列车是没有广播的,在异乡听到用家乡语音报站的乘务员的声音,真的蛮亲切的。男人帮我把箱子从犄角旮旯里抬了出来,小姑娘亲切地跟我挥手再见,姑娘和小伙子还在睡梦中。他们要坐到长沙,真好,可以睡到八点呢。

站台上的风让我觉得清爽。天空依然漆黑如墨布,我惊喜地看到了在车上看不到的明月光,想象着在途中洒在河面的或许不只有灯火,还有月光。不由得哼唱起一首歌来 “明月光光明月光,明月当头映大江……浅浅一碗清江水,白玉照处是故乡。”

阿兰·德波顿写过:一个人从旅行中得到多少不在于他去过多少美丽的地方,而在于他在一个地方发现了多少美丽的故事。

我竟觉得这一趟夜车坐的是那般美丽,一开始的不愉快也统统被明月光融化掉了。

(作者系2017级思想政治教育专业学生)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最新导读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版权所有©湖北大学 2016 湖北大学党委宣传部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368号
邮政编码:430062  鄂ICP备05003305    图标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04号

 


  • 微信

  •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