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文学

首页  >  文学

黄金屋与颜如玉

作者:王惠  编辑:徐婧雯  来源: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8/06/06

古人说话向来含蓄,喜欢把通透的道理含在嘴里露出一半,往往以譬喻暗示文字另一边的答案。喜欢咬文嚼字的文人,古今比比皆是,也大都一辈子与书做着抗争。这书———印刷术发明之后的产物,或薄或厚的几页纸张连在一起,密密麻麻的小字组合着,却偏偏带着一种语言的逻辑,那旧人直称其:“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我也曾埋头在书里嗅一嗅、寻一寻,却始终不见那金光与美人。此后才算明白,哪里有什么稀罕的宝贝,只不过是那文人墨客的文字调笑罢了。然而即使有些许失望,这书却是一直读了下去,这其间的泪笑,付诸笔端犹恐不及,却也只有以这样的方式来不显局促了。

小时候接触《三字经》之类的读物,是母亲对我“威逼利诱”,才算是堪堪让我背下那些令人抓耳挠腮的文字。后来家中摆放一些小本的《唐诗宋词》,那规格颇像现如今去往书店购买的单词小手册,小小的也不起眼,却成为我至今能够回忆起的诗情画意。母亲也试着让我看一些历史类的故事书,可我实在对那些打打杀杀的戎马故事提不起什么兴趣,几本书也置之楼阁染上尘埃了。

初中的时候像同龄的女孩儿一样,爱买些市面上的言情小说来看,就像母亲那个年代的琼瑶一样,书里大多是完美的男性形象与平凡的市井女孩,剧情放到今天或显老套,然而却在当时风靡盛行。寒假回家时翻箱倒柜地找寻一本书,书至今不知所踪,几年前的言情杂志和小说却是林林总总有不少,索性坐在地上,翻翻当时的文字,找找以前的自己。

再大一些的时候我开始看三毛,看张爱玲,我想几乎每个女孩子都有关于她们的记忆,三毛的文字很温暖,印象最深的除了与荷西在撒哈拉的记忆之外,散文《夜深花睡》也一度让我哽咽。三毛关于荷西的痛不是沉重的,而是淡淡的,轻描淡写的,却让人压抑得喘不上气来。张爱玲却更加尖锐,她留给我最深的印象依旧是那张抱臂而立眼神泠泠的照片,仿佛这就是她的气质,她的文字也是冷冷的,温度很低的,却是洞见的,让人找不出纰漏的。

升入高中后,和书接触的时间逐渐被习题充斥,尤其进入高三时期后,焦灼的心情愈发凸显,仿佛每天有满满当当的规划,我却只是对着未完成的习题发呆。有段时间课堂上集中讲解古诗词,我便跑去图书馆借来《人间词话》翻阅,觉得王国维先生实在通透。诗词本为心至之物,语言赏析实在匮乏,然而他却用几小段文字的结合,令读者拍手称快。相继自己又摘录很多心悦的诗、词,发觉除了李白、杜甫等教科书上的大家,还有很多浇下心中之块垒的文人。我至今还记得读到冯延巳 “独立小楼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时,他留给我的萧瑟背影,以及那年秋天大风吹起教学楼下的一片片枫叶,漫天红叶在空中飘扬时突然涌入脑海的那一句“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的感动。也是在那一年,我接触了林清玄先生的一些作品。他的散文集我看了很多,很欣赏他那一种入世的禅意。其中的《清欢·淳喜》是停留在我手中时间最长的一本。其中有很多我读了几遍的文章,也因此对生活有了更朴实的理解。先生的母亲给在外求学的他寄去的几封家书中,结尾处总少不了一句“天寒露重,望君保重”,这短短的几个字令我很是感动,那年代的人骨子里的优雅令我自叹不如。也在那年的冬天夜自习的教室里,课间时分,我打开带着浓浓雾气的窗子,一股冷风迎面扑来,身后是一群人的喧嚷声,而我却在这里,接受冬的些许寒意。那样的光景里,我忽然有一种热泪盈眶的感动,仿佛与身后的喧嚣隔离,天地间须臾我一人,这恐怕也是只有那些书本方能带给我的惬意与感动了吧。

现如今,在大学,读书变成了更随手的事情。专业给了我部分清闲的时间,一个人跑到图书馆一头扎进小说里去,选一个没有人的书架,手里捧一本挑好的读物,轻声细语地读出来给自己听。我很享受这样的时光,读得累了就默读,一个人,安安静静。只有这样的时候,我才能感觉到自己的心是静的,是没有尘埃的,这样的通透实在很难得。

还有一些书算是故人,但却每一次阅读都有不平凡的感受。记得假期时候被严寒吓退了脚步,逛书店的计划只得取消,窝在家里看20世纪的老电影,无意看到电影版的《城南旧事》,因为年代实在过于久远,画质也算不上清晰,却引得我翻出几年前买来的《城南旧事》重读了一遍。林海音以孩子的视角叙事,然而作为读者的我却没有孩子的心境,再次读到 《爸爸的花儿落了》,毫无意外地,我的眼泪又落了下来。仿佛从小学接触这篇文章开始,每一次重新阅读它,我都有控制不住的眼泪。那时老师让我们齐读课文,小小的我坐在课桌前,读着读着,眼泪就流了下来。如今恰如旧事重提,心境变了,然而那一种关于成长难以言喻的心情,密密麻麻地在心底晕开,难以散去。

每一个爱书的人,都与书有道不尽的故事。这么多年过去了,那旧人说的黄金屋与颜如玉究竟在哪里呢?我想,答案应该就在我们的心里吧。

(作者系2017级新闻传播学类专业学生)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版权所有©湖北大学 2016 湖北大学党委宣传部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368号
邮政编码:430062  鄂ICP备05003305    图标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04号

 


  • 微信

  •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