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文学

首页  >  文学

无声———《暴裂无声》影评

作者:应瑞璇  编辑:徐婧雯  来源: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8/11/08

羊群又一次在高原山坡上发出柔弱无力的叫声,放羊的孩子已经不知去向。采矿的机器仍旧轰轰作响,矿工依然为了微薄的薪水做着赌命的买卖。张保民拿着儿子的照片一次次向他人投去期望焦急的目光,换来的却是一次次无奈地摇头。

影片最后,面对警方追问是否还有要交代的事情时,徐律师语气平静地说出“没有”,我明白这里就是故事的终结了。到了这里没有让真相为张保民所知,他永远无从得知儿子的下落,甚至永远无法为儿子伸张正义。

肃萧旷野和繁华城市之间不只是一座高山,一盏霓虹,或是一架立交的距离,可它们却共同埋葬了公正真相和丑恶人性的秘密。

昌万年,一个表面热衷慈善,衣冠堂皇的企业老总,其实却是一个杀伐决断,利益至上的人。那些高雅的音乐和精致的羊肉大餐,自以为是的高端生活,掩饰不了他的冷漠残暴。狩猎是他最大的爱好,无论是动物还是人,只要被他盯上都会是那一支利箭下的猎物。他可以为了谋利,置矿区安全于不顾,置工人性命于险境。昌万年是狩猎者,坐拥名利与财富,把一个个猎物牢牢地捏在手心里。与其说那一笔笔财富是他在生意场上赢得的利润,倒不如说是一个狩猎者的战利品。只是他从没想到,会有一只不属于狩猎场上的猎物闯进来。

强者自救,圣者渡人。徐文杰作为一名律师,本应该是正义的代表,是“圣者”的化身,可利益当前,他也没能免俗。且不说这五十万究竟是何用处,但用做伪证换来的五十万报酬金,似乎不仅没能让他如愿以偿,反而牵连女儿,担惊度日。想要收手却无能为力,他的心魔铸就了他内心的纠结与煎熬。然而个人利益当前,他最后也没能帮全力保护自己女儿的张保民了解真相。他是复杂的,明明什么都知道,却什么也不能说。他可以为了大义指证昌万年,但昌万年与张保民相比,显然前者更有利于他的需要,隐瞒真相是为了利益,也是为了自保。人性之恶中积累的自私、贪婪、无情在徐文杰身上尽数展现,恰好印证了霍桑的一句话:人的本性中绝无行善或作恶的所谓坚定不移的决心,除非在断头台上。徐文杰的良心在“断头台”前彻底毁灭,即使面对张保民的善意,他也毫无悔恨之心,只是争取为自己减少罪责。

与前两者相比,张保民是处于极其“不利”的位置。无论是从社会地位,家庭财富,还是个人内心来看,他在这场狩猎角逐中注定胜算甚微。社会地位和家庭财富自然不必说,一个矿工哑父想要在这偌大的高山旷野凭一己之力找寻儿子,想要为儿子伸张正义实在是太难。张保民尽管在他人眼里是个冲动爱惹是非的人,但骨子里仍然是朴实善良的,面对昌万年和徐文杰的世故、狡猾,他猜不透,也不想猜,他只想遵循自己的内心。所以他将心比心,完全理解徐文杰失去女儿的痛苦,冒着丢失性命的风险,也要全力保护徐文杰的女儿,不想看见悲剧重演。只是他不会想到,自己全力帮助的人,竟是伤害自己儿子的帮凶。而自己的儿子可能就埋在近在咫尺的石堆里。张保民不仅是无声,而且无处发声。

影片中戴面具的小男孩,磊子家的小羊羔,以及平行时空中徐文杰的女儿和面具男孩奔向山顶,奔向离阳光最近的地方的描绘,都代表着纯真、希望的美好愿景。孩子的世界是何其纯洁,何其无辜,却因为大人的争权夺利被无辜牵连。大人们面无表情的工作,见过太多是非,已经无法激起他们内心的波澜,眼神里没有光,全是利益。小孩知道真相,但他们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只能无力地用自己的方式传达讯息,这世上充满了太多不公。正如有人所说:“老板儿子吃真空羊肉,贪婪绞入碎肉机;屠夫儿子喝污染井水,正义只在电视屏。戳瞎左眼,被戳伤的同乡都能包庇;咬断舌头,被救助的律师却不敢发声。凭蛮力垒不成金字塔,靠假声变不成兔子妈。超人面具如同良心咒,送不回原主;寻子告示像是招魂符,在风里飘摇。真相埋进泥土,藏入山洞,终于再无人知。”只是你我,须心怀善良,扛起属于自己的责任,切莫被这深渊吞噬,被这黑暗蒙蔽。

(作者系2017级法学专业学生)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最新导读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版权所有©湖北大学 2016 湖北大学党委宣传部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368号
邮政编码:430062  鄂ICP备05003305    图标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04号

 


  • 微信

  •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