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文学

首页  >  文学

行路人

作者:管铮懿  编辑:夏婕茜  来源:湖北大学报   发布时间:2020/12/21

当我第一次好奇路的那一边是什么的时候,我还在托儿所。那几天父亲母亲出去旅游,奶奶每天带我到桥头。桥头在那时候的我眼里是很远的地方了,在桥的那边是个全新的世界,是那时的我不敢想的。

那时天天跑到桥头,盼望着路的那边却不敢迈出一步的我并不知道,我将成为一个行路人,至死方休。

从小学二年级开始,我便一个人走路去上学。那条路上有什么我也不太记得了。没有哪个人会牢牢记住一条平淡无奇的,甚至连一个小泥坑都没有的路。满是水坑的路让人留意,满是风景的路让人留下他的心。年幼的我曾以为那些不曾让我起舞的路,那些不曾让我痛苦的路都不算路,他们只是那些真正的路之间的过渡。

稍稍长大一些的我才知道这些路是最懂我的路,他见过大雨中眼睛都睁不开的我,他见过迷雾中凭着感觉找方向的我,冬天清晨里看着湖边的热气和远处太阳的我,夏夜里随着云与月一起漂游的我。那些每天都走过的路成为了我们的影子,成了连着我们脚的一部分。那些路能从我的歌声里听出我的心事么?或许那些沿路的平淡无奇的风景早已融入了我的生命,成为了我的底色,成了我的原点,是我最重要的路。父亲母亲啊,你们是我一生的路。

一条条的路局限着这个世界,寻求自由并不比探索一条新路更重要。长大以后的我迫不期待地去探索这个城市我没走过的路。我蹬着我的自行车逆着车流前进着。那些疲惫的大人总渴望回家的路,那条路充满了已知,给他们安全感,而我还是个年轻的行路人,远离家的路给人一种远离过去的错觉,因为他们都通往着未来。

后来的我一个人骑去另外一个城市。没有导航的我就这么凭着感觉走到了一个以前未曾去过的地方。或许很多时候人生都会给我一些意外的惊喜,那些漫不经心踏上的路就像我们偶然遇上的人一样,将成为我们的故事,成了我们记忆里一根或长或短的纹路。在城市与城市之间确确实实是有风的,那是熟悉与未知之间的屏障,是混合着一丝夏日火热的危险气息的凉意,就像我所经过的路灯,照亮了一点前路,也衬出了夜的黑。在那个城市里我并没有待太久,这条属于我的路上没有属于我的风景。不知何路可走的尴尬加剧了我的孤独。有时候一个人往前走只是为了带走无聊,冲淡了孤独。或许有一天,我也将和那些两点一线的人一样,在一条又一条熟悉的路里走完每一个白天与黑夜,写完自己的故事。

人们总是伸着脖子去张望路的那边,一遍又一遍地思考路的尽头。然而我看到过一条路的尽头。那是条野路,野路上有很多虫子,那些虫子是一团一团地聚在一起的,他们绕着某些不同的点上飞,他们在叮咬着路。路上有一座废弃的寺庙,我不知道里面供奉着什么,那个神一定很孤独吧,连个过路人都没有。这寺庙无人去埋葬他,然而路的尽头却比这个更荒凉,就那么兀地消失了,彻彻底底地人间蒸发,只有留下一些不起眼的小灌木来表明自己的离开。这条路丧失了继续走下去的激情,他忘了要去寻找新的方向。我走在回去的路上,感觉自己好像路过了一个人的一生,一个被生活叮咬着的人,一个不再前行的人,一个被遗忘了,然后悄悄地消失了的人。我开始有点害怕起来,生怕自己是提前看到了自己的一生。

一个不再延伸的路将被人遗忘,那些不再去寻找新路的人将埋没于洪流,一个不会改变、不会创新的世界是死的,是没有故事的。当我们踏上征程的时候,当我们成为一个行路人的时候,请不要忘记或忽视自己过去的路,那是我们的起点,是我们的根,也请不要忘记继续往前走,不要因为迷茫或者害怕而不再前行。前行是一个行路人存在的方式。

我一步一步地丈量着路,探索这世间;路一点一点地丰富我的故事,陪伴着我走完余下的时间,成了我的一生。

(作者系2018级数据科学与大数据技术专业学生)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最新导读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版权所有©湖北大学 2016 湖北大学党委宣传部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368号
邮政编码:430062  鄂ICP备05003305    图标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04号

 


  • 微信

  •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