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文学

首页  >  文学

音乐剧试演指南

作者:王时捷  编辑:夏婕茜  来源:湖北大学报   发布时间:2020/12/28

上一次到乐山好像是2018年的事了,那时候我刚刚结束高考,正在慢慢消磨我有史以来最漫长的假期。来乐山来得匆忙,酷暑天气游客又多,我也没有耐心排两个小时的队下山去抱一抱佛脚,只在那尊与山平齐的大佛身边转了转便罢。

那天我走得也挺匆忙,在我无暇顾及体重、尚能敞开肚皮吃的宝贵岁月里,我竟然没等到夜幕降临,没等到吃上乐山当地的钵钵鸡和烤串儿就火急火燎地赶回家拿录取通知书。

“不过现在好了,现在我可能要在乐山小住一段时间,除了需要注意一下体重问题,我还是可以天天晚上溜出来过夜生活的。钵钵鸡挺好吃的,烧烤也不错。”我这么告诉淇奥。彼时淇奥正在剧组里忙得焦头烂额,给我推荐了几个他还记得的乐山当地小店就再也没理我。

淇奥是个音乐剧演员,曾经是,但现在不是了,因为他已经很久不上剧院舞台演戏,而改行在镜头前拍戏了。

这是2020年的暑假,大二的学期刚刚结束,四川的疫情好转得差不多,我便又一次启程来到了乐山。

我不知道该从哪儿谈起淇奥,我甚至觉得我能认识他简直是一个奇迹。淇奥虽然在大二下学期才出现在我生活中,但他的出现为我大二上学期选修的一门课画上了完美的句号,那门课叫做中外歌剧鉴赏。

假如大二上学期我没能选修歌剧鉴赏课,假如我没有每节课都乖乖坐在第二排正中的位置认真听课,假如老师没有每节课放映一部音乐剧,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向剧院迈进哪怕一步。

事实上,大二上学期还没结束,我就买票冲进了剧院,顺带还了解了国内的音乐剧市场,并兴冲冲地准备攒钱看更多的剧。

疫情爆发后,许多剧场工作者无奈之下选择线上直播的方式来宣传他们热爱的剧场与舞台,以期剧场复业后观众不会流失太多。我其实并不喜欢看直播,就算看也只看熟悉的几位音乐剧演员。但某天我阴差阳错看到了淇奥在直播,我知道他是个演员,和几位国内顶尖的音乐剧演员师出同门,就好奇地停留下来,想要了解他。

一停下来,也就一发不可收拾。

我算了算,遇见淇奥快小半年了,这小半年里我每晚守着他直播,从春到夏,与他熟识得仿佛老友。熟识后我才知道,淇奥年少的时候演了很多年话剧,也巡演过大型音乐剧。他淡淡地提及以前的作品,眉眼带笑,完全看不出岁月在他脸上留下的痕迹,也完全无法令人想象出当年的他是多么受观众欢迎———我艰难翻阅当年的剧目资料与评鉴信息后,才蓦然惊觉从前的他作为一名音乐剧演员与话剧演员是多么优秀。只是岁月洗去了他曾经的光芒,如今他跟循心底的想法,安安心心拍戏,日子过得简单而轻松。

音乐剧的魅力大概在于舞台表演特殊的即时性与唯一性了吧,不同的舞台与不同的卡司(演员阵容)呈现出的故事效果也不同。而有些卡司错过也就错过了,除了官摄视频,也许这辈子都没法再看到了。我搜索到淇奥曾经在四川巡演的那部音乐剧,是当年乐山市为了纪念一位名人百年诞辰而排演的,到四川很多城市巡演过,却独独漏掉了我的城市。这似乎是淇奥转型做演员之前最后一部参演的音乐剧,我抱着极大的遗憾,买下了这部音乐剧的剧本,根据网络上仅存的一些模糊的剧照,一点点品读,一点点在脑海里猜想,复原。

淇奥得知我读完了剧本后很是惊讶,于是在一个冷清的夜晚,他翻出了他当年留存的剧本,一边翻看台词和唱段,一边回忆当年的情景。我亦从书架上轻轻抽出那本和他手里一模一样的小书,隔着屏幕翻阅起来,那一刻我有些恍惚,书页翻动,书香在空气中荡漾出一圈圈涟漪,我仿佛打破了时空的结界,正跟老友坐在一起围读剧本。他含着笑,字正腔圆地读台词,眼神灵动,眉梢飞扬;他又挑了几个好听的选段,微微皱着眉,回忆着旋律,轻声唱给我听。我痴痴地盯着屏幕,仿佛亲临了现场似的,一不小心就哭出了声。可我终究没办法再看一次他的卡司了呀。他讲起从前巡演的趣事儿,我细细一想,他说的从前,可不就是我初二的那些年么。那些年里,他从音乐剧系毕业,担任了音乐剧的男主角;而我才刚打开音乐课的课本,得到了音乐剧的启蒙……我又遗憾又难过,哭到快要断气儿,可淇奥还是温温柔柔地在屏幕里笑着,笑得像个单纯的孩子,仿佛从来没有经历过社会的毒打。他说,放一首我很喜欢的歌曲吧,《Oh,What A Beautiful Morning》,这首歌选自音乐剧《俄克拉荷马》。

我本来已经收住了那一腔悲伤的情绪,听到他提到《俄克拉荷马》,福至心灵似的,猛然想起了上学期的歌剧鉴赏课,就在第一节课———老师介绍的第一部音乐剧———没错、没错,就是《俄克拉荷马》!

真是奇妙啊,所有发生和未发生的事情,都在冥冥之中注定了因果,相互伸展、蔓延、连接一个或者许多个完整的圆。有的圆很小,就像我的歌剧鉴赏课,区区几环而已,而这区区几环却让我彻底推开了音乐剧的大门,让我拥有了认识淇奥的契机;而有的圆也许才刚刚开始延伸出第一环,抑或是延伸了很久很久只是在等待最后的那一环罢。

后来我无意中看到了乐山市重新启动那部音乐剧的计划,公告里说这部剧将会招募新演员,重新排演,并在那位名人的故里固定演出。我兴冲冲地问淇奥还会不会去演男主角,他轻轻地摇头,说也许没有档期。

于是我便心下明了,淇奥太爱自由了,虽然他热爱舞台,他却不愿被束缚于舞台。所以他当年才会洒脱地离开舞台,离开聚光灯,离开满场欢呼,而选择了在镜头下磨砺演技。

我仍不死心,继续问他:“那,以后我还会有机会买票,进剧场,看你的戏么?”

他粲然一笑:“会有的,一定会有的。”

而这部音乐剧成了我今年暑假一定要来乐山的原因。虽然这部音乐剧编排的年代已经有些久远,导致这部剧已经不能作为商演剧到处巡演了,但作为打造本地旅游特色的儿童剧来说,还是很有看点的。我盯着招募信息仔细研读,鬼使神差地填了简历,录了试唱视频,发了邮件。我又到乐山去经历了三轮面试,最终拿到了一个试演角色。我演的不是别的角色,刚好是当年淇奥演的男主角的童年时代。

反串出演并不是一件让人很难接受的事,更何况我这半个门外汉能得到这个试演机会简直让人惊讶。我签了合同,开始了为期半个月的排演。扮演男主角青年时代的演员是个刚刚从大学毕业的男生,就像当年的淇奥一样,刚毕业就担任了主角。后来我们带妆排练的时候,我每每看见他穿着男主角的白色中山装边唱边跳,脑子里就倏忽浮现出淇奥穿着这套戏服的剧照,心下暗自揣测淇奥当年是什么样的。

我抽空去了淇奥给我推荐的几家店,有些店铺搬迁了,也有的早就没了,毕竟淇奥来乐山的时候,我才上初中呢。我攥着拳头走在深夜的街道,心里头无端生出无限的怅惘来。

首演前一天,我把我和男主角穿着戏服的定妆照发给淇奥,问他是否还眼熟这个妆扮。淇奥没回我,他连着好几天也没有直播,也许在通宵赶戏吧。

大幕拉开,追光聚拢,灯光明灭,掌声雷动。

我和其他的演员一起谢幕,鞠躬,感谢各位观众。首演谢幕后例来是要请导演和领导来讲话的,于是我们也只得在后边保持微笑,当当背景板儿,迎接媒体的闪光灯。

只是,打死我都没想到他们把淇奥请来了。淇奥微笑着上台来,他跟直播里一样温润。我懵懵地跟着大家一起鼓掌欢迎淇奥,心里酸酸的,又快哭出来了。

当年他从音乐剧系毕业的时候我刚刚推开了音乐剧大门;现在他作为参演的前辈来出席我的首演,我们总是这样,一个站在结束,另一个才刚刚踏上开始。

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你牵着那条线的末尾,孤独地、冷眼地、粲然地……走啊走,直到放开手追求自由。

而我会擎起那条隐秘线条的开端,一步步地来,总能沿着你隐忍不发的热爱与失意,迟早来到你的身边。

我总会让你看见我。

淇奥发言完毕,转过身来看了我一眼。

他的眼睛里盈满了星光。

(作者系2018级公共管理类专业学生)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版权所有©湖北大学 2016 湖北大学党委宣传部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368号
邮政编码:430062  鄂ICP备05003305    图标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04号

 


  • 微信

  •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