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首页  >  文学

我的小城

作者:张梓晗  编辑:新闻网编辑  来源:   发布时间:2022/06/06

我生长的地方,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几万人聚集在两三座山围成的平地上。在这座平凡无奇的山坳小城中,我们这里很多人没坐过地铁,甚至这辈子都没感受过北上广的霓虹,IPhone 出到了第几代他们不会关心,拿铁加不加糖也点缀不了他们的生活。在这里生活,虽然坐辆公交就能从南走到北,在别人眼里这是很平淡的生活,而我们却在这平淡中演绎不同的人生。这里,藏着最惬意的生活,也藏着最温暖踏实的幸福。

小城最著名的地方非“小西天”莫属了,小西天既是方虔心敬佛的佛教圣地,又是一方洗净心灵的风光宝地,它纯粹得一丝不染,干净得无可挑剔。来到这里的人,或是携着一颗虔诚的心,或是有着无处安放的迷茫和愁闷,或是带着满满的好奇和雀跃。

走上白石台阶,穿过蜿蜒的壁画长廊,映入眼帘的便是宽阔的莲花广场,一朵精心绘制的莲花在广场中央悄然绽放,那代表着纯洁高尚。新起的几座观音白瓷像映着几处零落的阳光,显得更加神圣。向前往深处走去,跨过一扇大门,几丝清冷袭来,门后少了好几分聒噪,求得的是心灵的宁静。漫步于石桥流水间,看云卷云舒,享清风习习。一汪清潭,在脚底流成永恒,绿树成荫,闻着绿叶传来的阵阵香气,两岸环山,又多了几分返璞归真的感觉。走下在桥,眼前的一座略陡的石阶引人通往寺庙圣地,仿佛直入云霄。那里常年香客不绝。踏上石阶旁的木板桥,登上山顶,脚下便是积翠如云的空蒙山色。

山寺暮钟响起的时候,已能于松涛烟云间隐约看见飞檐下随风摇摆的铜青色风铃。只是尚离得远些,听不见悦耳的铃铛声罢了,虽不可听见,但驻足冥想一番倒也别有一番幻听的空间,也是不错。斗拱飞檐在松林竹海中随着凉风若隐若现,颇显静谧的味道。齐整的石条路只是修到断崖转角的地方,有一座临崖的凉亭,依着悬崖而建,扶栏向下望去,绝对的一片空灵,云遮雾绕,遥不见底。往右去的路随意地撒铺一层碎山石,也不平整,也不规则,但倒也不泥。正下着薄雨,小道泛着幽幽的青光,石隙间积了一洼小水,余晖透过枝叶照在上面,闪闪烁烁,晶莹透侧,很有一点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感觉。甚至不忍心踏上去,怕扰了这份宁静,就罪过了。

这时,在这里驻足俯瞰小城的河山是最好不过了。春天,细雨霏霏,城中央的鼓楼在霭霭雾气中若隐若现,散发出历史的厚重感;夏天,艳阳高照,小姑娘们穿着靓丽、小伙子们打扮精干、可爱的孩子欢声笑语走在滨河大道上,不用说,他们肯定是去龙凤潭公园嬉戏游玩;秋天,森林公园里落叶纷纷,远处农田庄稼成熟,小城一片金黄;冬天万家灯火通明,街道上张灯结彩,大迎新年文艺节目在广场上演,白雪皑皑也抵挡不住这座城的热情。这是一座时尚的美丽小城。

小城的公交车是有温度的。每次上车,没有想象中的死寂或忙碌,而是遍耳的家常话。两个素不相识的人唠着身边的人和事,笑得爽朗、欢快。“爷爷,您坐!”“奶奶,您坐!”……孩子们都会给身边的老人让座,画面格外有爱。

小城的乡村是有温度的。外婆居住在乡下,乡下澄明的天空,撑开漫无边际的蓝色,安置下稠密的大朵白云,偶尔传来几声鸡鸣狗吠,让人舒畅。一到农闲,外婆和几个老姐妹便坐在院子的一角,或抱着腿,或干点小事,一起摆“龙门阵”,平和而温馨。有时会来两三个素不相识的人走进大门送“温暖”,一个小布包里装着的不只是围巾、雨伞,更是小城人的大爱。门口堆着的玉米棒子,晒着的玉米谷子,挂着的年货,都是满满的人情味。

适应小城的性格,我也被雕刻得细腻而微妙,勇敢而开放。在这里,人们好像都不在意了时间一般,在静静地体会当中走完蜿蜒的时间小路。没有车水马龙,没有林立的高楼,没有喧嚣的人群,这里的人,是生活在画里,生活在诗里,生活在一首古老的歌谣中,静待人们细细地咀嚼与品味。那一波碧绿的流水,吟唱着诗歌,荡悠悠地将整个小城催眠入睡;雨后的榕树招摇着绿叶,长长的垂须轻柔地拂过每个人的脸;曾经上演过无数故事的舞台凝固在历史中,犹如黄灿灿的琥珀,在午后的阳光中静沐着惬意,含情脉脉地注视着每一个踱过时间的人。

最让人感到恬适的画面,是那三三两两的熟人聚在一起品评茶盏香茗,或是一人静坐树下自斟自饮。无论怎样,茶,俨然已经成为了小城不可缺少的一味“调料”,将静谧发挥到极致,让休闲灵动地舞进小城每一位居民的骨子里。还记得高考完的那个晚上,和三两个朋友坐在长椅上淋漓着最皎洁的月光,看着茶壶里徐徐的烟气,吮吸着自然最纯美的味道。回荡在舌尖与胸腹里馥郁清香的气味,绵柔得像锦绸罗缎,包裹每一条疲倦而又乏累的神经,轻灵如魔法云烟,沁入每一个躁动不安的细胞。就这样,时间的步子犹如夜晚杜鹃喉间音符的流动,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走过了午夜时分。

“生命的滋味,无论是阳春白雪,还是青菜豆腐,都要自己去尝一尝。”三毛的这句话最勇敢也最真实。穿行在小城的怀里,听她有力的心跳,欣赏她悠久的诗韵,而后在平凡的忙碌中,看她似水的目光温暖每一寸土地。这些日子里,有人走进了小城,有人与小城别离,融入也好,相离也罢,它就在那里,它的美妙深藏在离者心里,也正在等来者细细品味。

(作者系2021级中国语言文学类专业学生)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最新导读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版权所有©湖北大学 2016 湖北大学党委宣传部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368号
邮政编码:430062  鄂ICP备05003305    图标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04号

 


  • 微信

  •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