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文学

首页  >  文学

生命是一场场挥手告别

作者:周闪闪  编辑:鲜文涛  来源: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7/09/25

窗上的雨滴拖着愈发沉重的身子,一颗一颗,在滑落中聚集又消散,唯存一抹透明的、垂直的轨迹,留作最后的告别。我只想倚着车窗,静静望着窗外的站台,一圈一圈,在迷蒙烟雨中渐渐隐去,由面成点。

我记不清这是第几次离开,却突然意识到越长大,离开的时间越长。总是留恋,总得别离,生命越发像是一场场挥手告别。

生命的初始便是告别,告别母体和胎盘;时光流逝三千米,转眼我们告别父母走进校园;再后来,步入社会,离开了校园;八九岁月后,挥一挥衣袖,告别烟火人间。

人生短暂,须尽欢。我喜欢到处走走,在有限的时间维度里尽可能探寻更广阔的空间。佛说转世轮回,虔诚的信徒深信不疑,而我倒想问问,如果下辈子不能完整继承上辈子的记忆,又怎能转世为“我”?我不相信三生三世,只信一人一生。既是如此,必得倾尽全力,善待余生。我喜欢旅游,丰盈人生,趁闲暇,漫步在时间和空间的两头,走走停停,观清江楼阁,赏红梅飞絮,忆炊烟人生。兴尽归来,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美好的时光总倏忽,我不过是小憩几日的过客,化不开离别的结局。时光从不偏袒谁,所有的故事都有结尾,所有的暂时皆是匆匆。临走前,我拍尽小城的每处栏杆,跟清风话别,把问候捎给青瓦,寄给白云。游客的身份就像一个悬在天上的钟,指针悄无声息地在另一个国度摇摆,到点了才鸣了绵长一声,提醒我:该走了。我要把一切留恋,一切回味留给今后的回忆,时间的车快开了,我得赶上,去寻找下一站美好。身后的小城每天有无数的游客来去匆匆,我刚踩下的痕迹很快就被后面的客人碾压、磨平。我失去了存在的证明,告别后,这座城却成了藤,缠绕着我的心。

我兜兜转转在别人的风景里,无数次作为过客,擦身而过,自已有时竟浑然不知。反过来,我的生命里又何尝不是过客不绝,有些痕迹很浅,有些连十几年的厚重岁月尘埃都难以掩盖。有的过客从此驻足身旁,有的却难再见,寻而未果的是遗憾,还能相见是缘分。

告别是一门艺术,懂得取舍,优雅转身,潇洒挥手,试问世间又有几人能做到?若能,想必他是走过了平湖烟雨、岁月山河,尽管往事如流,却涛声依旧。我的修为尚浅,还在滚滚红尘里为离所困。时常在想,为什么人有生老病死?细思之下,意味深长,这是上天用心良苦。谁都长生不老,谁又会对生命心怀敬畏,珍惜所有?告别的最终意义也是如此,人总是失去了才懂珍惜,这是人性,善思的人会提前领悟,无所谓的人免不了吃一堑。

再告别,我会缓缓转身,抬起头,把眼泪藏回心底,学着潇洒,在流年的摇曳里,挥手告别。

(作者系2016级汉语言文学专业学生)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最新导读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版权所有©湖北大学 2016 湖北大学党委宣传部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368号
邮政编码:430062  鄂ICP备05003305    图标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04号

 


  • 微信

  •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