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文学

首页  >  文学

汽车公路肆意荒唐的人生

作者:颜庭瑞  编辑:陈杰  来源: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7/11/20

    破旧的皮鞋踏在伸向不同地方的公路上,白天,黑夜,形单影只的影子在不同的风景下不停地变换着,伴随着人随意哼唱的流浪小调。开头便是通过这么一组个人视角性的镜头,向人缓缓呈现真正的“在路上”的生活,从而揭开在荒唐时代下的那一段肆意荒唐的人生。

电影《在路上》改编自“垮掉的一代”中著名作家杰克·凯鲁亚克的同名作品《在路上》。该作品讲述了纽约的年轻作家萨尔,在父亲去世后,在一次偶然的时间里经由朋友介绍,见到了影响了其一生的迪安。在迪安的带领下开启了一段新的征程。其中萨尔以作者杰克·凯鲁亚克为原型,而迪安则以当时垮掉的一代中的著名核心人物尼尔·卡萨迪为原型。此外,书中的其他人物,包括玛丽·卢、布尔·李、卡洛·马克斯、查理·金等,在当时的年代中都有其各自的原型,都是作者杰克·凯鲁亚克难忘的人。因此,可以说,《在路上》是一部自传性的小说。

自小说改编而来的这部电影,是一部带有文艺性质的公路电影。它选取了小说中一些重要的片段,力图完整地将文学作品呈现在大银幕上。但因篇幅实在有限,且小说本身就是带有意识流色彩的,因此在叙事上总显得不那么的流畅。也许在这一幕中迪安和萨尔还在丹佛激烈的爵士乐中释放激情,下一幕他们便跑到墨西哥去载歌载舞了。这对于并没有看过原著的观众们来说,很容易造成不知所云的情况。如何将杂乱的叙事梳理得条理清晰,是对导演功力的一大考验。而对于原著情节的删减,尤其是对于《在路上》这样一本主次情节都并不怎么突出的小说来说,也是一个尤为难过的关。

但可圈可点的是,导演的镜头语言使用得很棒。在他的镜头下,成功呈现出了较为鲜活的上世纪四十年代的爵士美国,包括蒙大拿的山脉、丹佛破旧的汽车、纽约夜晚繁华而堕落的街头、大片大片的棉花田、凶恶的警察、粗犷的卡车司机、在公交车上邂逅的身材圆润的墨西哥姑娘,更重要的是,那血管一般在美国体内不断流淌的公路。据悉,同时指导过两部公路片《中央车站》和《摩托日记》的导演塞勒斯沃尔特,为拍摄此片曾重新走过书中所记载的所有公路,想要重新感受当年杰克·凯鲁亚克所见识所感受到的一切,并通过镜头讲述出来。因此,几乎每一个镜头,都可以看做是老式美国的一张明信片,都是对于那个疯狂而荒谬的时代的美好怀念。

无论电影还是小说,人物永远都是《在路上》这部作品的灵魂所在。而在众多人物中,迪安这位“垮掉的一代”中信仰式的人物,他的魅力穿越了数十年,至今仍然是热血青年争先了解和模仿的对象。可以说,这是那个混乱年代下的精神偶像。他从小随着自己的酒鬼父亲四处流浪,看透了无数的世态炎凉,却对生活有着狂热的激情和旺盛的精力。写作、醉酒、偷汽车、读哲学书、公路旅行,他像一个自转的陀螺,疯狂地活着。有时他深刻得像一名哲学家,有时疯狂得像一个疯子,有时不负责任得像一个混蛋,有时又纯真得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就是这样一个复杂而多面的人物,恰恰是不可替代的精神标志。而演员加内特·赫德兰将神秘主义和疯疯癫癫演绎得非常到位,只可惜,疯狂有余,深刻却不足,让人物一下子失掉了好几个层次。但出彩的地方也会让人眼前一亮,比如与玛丽·卢在新年之夜贴身热舞,将迪安·莫里亚蒂的疯狂与旺盛的生命力通过舞蹈生动地诠释出来。而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最后一幕,萨尔和迪安在多年后的纽约重新相见,迪安穿着破烂的衣服,头发黏在一起,脸脏兮兮的,但当他看到萨尔时,湛蓝色的眼睛依然漾满了纯真,就像一个孩子一样。那是全片的泪点所在,那时的迪安早已化成了萨尔逝去的青春的标志,站在那里等待着他亲爱的朋友可以像从前一样,坐在车上一块叙旧,回忆那段布满灰尘的青春。可萨尔最终还是走了,撇下那双湛蓝色的眼睛,撇下一段火热的青春。

作为垮掉的一代中的代表作品,《在路上》就像是每个迷茫困惑的美国青年心目中的一本圣经。这不仅在于它所描绘的炽烈而混乱的生活,自由洒脱的人,更在于它所包含的精神内核。人们往往更关注他们是怎样的迷茫堕落,却忘记了一件最为重要的事,所有的迷茫都是因为在寻找,所有的堕落都是因为在抵抗。上世纪四十年代二战结束后,传统而陈腐的东西对人们的思想不再具有统束力,而崭新的有活力的东西像火焰一样不断地跳跃抗争着。在这样一种思想断层下,势必造成一代人的精神空虚,而在空虚之下,所有的价值观都不再固定,而是值得怀疑和反抗的。在缺少真正的价值观的情况下,垮掉的一代们所能做的,便只是寻找。以各种反传统的方式,不断地寻找。因此,他们所呈现出来的状态,恰恰是人类自母胎降生后最为原始最为纯真的状态,在空虚中寻找,在寻找中重生。

在我看来,这才是垮掉的一代中的真正的精神内核,可惜影片中并没有深入到精神层面,而是过多的停留在表面上的东西。这是公路文艺片的一大忌,就像是穿着珠光宝气却丝毫没有内涵的女人,吸引得只能是伪文青和擅长伪装的人们,永远不会有原著那样直击人心的震撼。最后,请允许我用原著中饱含深情与怀念的语调来为本篇结尾,以此纪念陪伴我整个青春的那些逝去的年轻人们:“于是,在美国太阳下了山,我坐在河边破旧的码头上,望着新泽西上空的长天,心里琢磨那片一直绵延到西海岸的广袤的原始的土地,那条没完没了的路,一切怀有梦想的人们,我知道这时候的衣阿华州允许孩子哭喊的地方,一定有孩子在哭喊,我知道今晚可以看到许多星星,你知不知道大熊星座就是上帝?今夜金星一定低垂,在祝福大地的黑夜完全降临之前,把它的闪闪光点撒落在草原上,是所有河流变得暗淡,笼罩了山峰,掩盖了海岸,除了衰老以为,没有人知道未来还会发生什么,没有人。我想念迪安·莫里亚蒂,我甚至想念了我从未谋面的老迪安·莫里亚蒂,我想念迪安·莫里亚蒂。”

(作者系2015级汉语言文学专业学生)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最新导读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版权所有©湖北大学 2016 湖北大学党委宣传部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368号
邮政编码:430062  鄂ICP备05003305    图标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04号

 


  • 微信

  • 微博